手游

那天,我掉了一支手机

字号+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2019-05-24 12:22 我要评论( )

那天在捷运新店市公所站匆匆下车时,将手机遗留在座位上,人还没走出站就发现了。假日午后的捷运车厢难得空旷,心想,应该有可能追得回来。结果事与愿违,才短短三分钟的时间,当我冲向车站大厅拨电话时,手机已经被关机! 这个结果告诉我一个事实,「那个家

那天在捷运新店市公所站匆匆下车时,将手机遗留在座位上,人还没走出站就发现了。假日午后的捷运车厢难得空旷,心想,应该有可能追得回来。结果事与愿违,才短短三分钟的时间,当我冲向车站大厅拨电话时,手机已经被关机!

这个结果告诉我一个事实,「那个家伙」从第一眼看到躺在座椅上手机时,就已经决定占为己有!这样他才能在短短三分钟时间,将手机从我自己设计的小布套里取出来、找到关机键(PDA手机关机有点小複杂)、关机或取出SIM卡、将它藏好;然后若无其事的下车,留下正在死命拨电话、留言的失主,在捷运服务台前填写失物单,绝望中作唯一能作但毫无意义的事。

这个戏码,在这个城市里稀鬆平常每天都在上演,但整个假日我都陷入一种沮丧、失落当中。网路上非正式的统计十支手机遗失,就有五支来自台北、八支是女性遗失的。我安慰自己身为台北的女性,掉手机好像也不是怎样的大事,应该很快能调适过来,在这个城市里生存,已经有「只要钱能解决的事,就不是大事」的心理準备。

直到过了两天,这种沮丧的感受没有因为「恢复正常」而散去,我才意识到不是来自物品的遗失的损失,而是来自:我百思不解,是怎样的思维、怎样的教育、怎样的价值态度、怎样的城市、怎样的社会?让一个人在如此动态的情境里,毫不犹豫的侵占不属于他的物品,那幺快速、不经思索,那幺流畅自然。

「不是自己的东西,不能占为己有」这件事不是「还像个人」该做到的基本条件吗?于是我开始对自己身旁的同事、朋友进行调查:在公共场所遗失过稍有价值的物品吗?有没有找回来?有人主动送回来吗?答案不意外,皮夹、钱包、捷运储值票、手机无一倖免,找得回来的微乎其微。令人意外的是「惨案」发生后,失主们几乎没有任何的寻找动机,我们已经成功自我催眠到「找也没用」的境界,向这个城市所创造的「看到的就是我的」新价值观投降。唯一的一个被主动通知领回手机的朋友说:这是他十年来对台湾唯一感到希望的一件事,惊喜到无法入睡!

我想起曾搭过一台有趣的计程车,司机先生开车之余偶会将一百元故意放在车后座,对上车的客人进行「人性大测验」,他告诉我一个悲惨的结论:八○%的客人会将一百元占为己有,他用一百元换来从后视镜里观赏一幕幕的「人性」。

我也想到去年一则小轰动「掉一只手机、毁一桩姻缘」的新闻,张性男子将婚礼筹备大事记在手机,捡到手机的人当下丢弃SIM卡占为己有,没看到失主苦苦哀求留言,以致毁了一段姻缘…的故事,结果凭着手机里永远无法移除的序号,找到「不觉得这样犯下大错」的侵占者,不但吃上刑事侵占罪,还被诉求民事损害赔偿。

我突然燃起一线的希望,打消那种「找也没用」的消极态度,为了一支小小的手机,请假去报警、登陆IMEI码、通知系统业者。与毁掉婚约的张先生相比,我的损失少多了,大费周章的原因,是我想在这个越来越消极、失去希望的城市里,找出一点点善意与惊喜。我不想告死那个侵占手机的人,只想告诉他我六岁时就被教过:「拾金不昧,捡到失物要归还」的道理。

我不要强求这个社会要有公义、道德,我不迷信大人物所说的要「品德教育」,我只要求这个我热爱的社会,不要将侵占别人的失物,视为理所当然。就那幺简单,对台湾人来说,这很难吗?

(作者从事公益服务)

(中国时报)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